您现在的位置:www.manbetx788.com >> >> >> 正文内容

黄州中学校史略(1939——1985)

发布时间:2007年12月22日    阅读:

 

黄州中学校史记略

1939——1985

黄州中学的沿革与现状

(一)解放前的简短历史

    ①草创时期,仅为大树之一枝。

    黄州中学的前身是湖北联中鄂东分校的一个部分,创建于1939年秋,全称是湖北省联合中学鄂东分校黄冈分部。鄂东分校是由当时的湖北省政府鄂东行署(地址在黄冈县的黄土岭)筹建的,校长由鄂东行署的主任兼任,各分部的负责人有蔡礼成、罗翔霄等。分校有高中部、初中部,还附设一个师范班。高中部地址在黄冈县三解元(现属罗田县),师范班设在黄冈县泗泊河(现属罗田县),初中部地址在黄冈县李婆墩一甲祠(现属罗田县)。

    ②开始独立,初具规模。

    1942年春,湖北省联合中学全部撤销,鄂东分校自然也不例外。分校撤销后各分部实行独立。高中部改称“湖北省第二高级中学”(简称二高)、“湖北省第二女子高中”(不久与二高合并),师范班改称“湖北省第二师范学校”(简称二师)。初中交各县办,于是分校的黄冈分部改成了“黄冈县立中学”,校长王良知。这时已发展到六个班,初具学校规模。

    1945年,抗日战争胜利。寒假期间,各校分别迁移,湖北省第二高中迁至浠水下巴河,后迁至黄州东门外,二师迁至新洲大渡村,黄冈县中迁至黄州城儒学(即现在实验学校所在地)。这时共有九个班,是黄冈县中在独立后规模最大的时期。

    (二)解放初的调整

    ①笼而统之,三校合一。

    19495月,黄州解放了,学校在接管后进行了合并。当时将二高、二师与黄冈县中合并,成立了黄冈中学。校长由黄冈专署教育科科长梅白、黎生先后兼任。这时黄冈县中成了黄冈中学的初中部,学生有十二个班,教职员工约七十人。黄冈中学的副校长叶华在初中部主持工作。

    ②名实不符,师范吵分家。

    师范学校合并在中学内,本来是名与实不相符,加之业务性质不同,绞在一起,工作诸多不便,研究工作坐不到一起,开展业务活动有困难,一再向上级要求分开办。经过上级同意,1950年秋,师范脱离了大家庭,另立门户,单开户头。

    ③校舍调整,大搬其家。

    1955年暑期,地区教育科决定调整黄州几个学校的校舍,黄冈中学高中部自东门外迁至师范校址,师范迁至初中部地址儒学,初中部由城内儒学迁至东门外。走马灯式的搬家,当时满街车水马龙,好不热闹!

    ④参加运动,师生面貌的巨大变化。

    1950年至1951年部分教师抽调参加了当时的土地改革运动,经过农村工作的实际锻炼,思想认识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。

    1950年各校相继建立了团的组织,当时黄冈中学初中部也相继建立了团的组织,发展了团员,成立了学生团支部。

    1952年寒假,全湖北省中学教师集中到武汉市进行思想改造。黄冈地区的各中学以及两所师范学校,都集中在武昌大东门附近的博文中学内(即现在的武汉市第十五中)学习。这是配合“三反”、“五反”运动在教育界开展的一次政治运动。教师主要是通过学习政策,交代自己的历史与社会关系,达到放下包袱、轻装上阵,逐步提高社会主义觉悟的目的。由于学习时间较紧,过春节是在武汉过的,而且第二年的开学,也推迟了一个月,所有学校,都是四月份才上学。

    ⑤学习凯洛夫,效法普希金。

    1953年春,即全省中学教师思想改造之后,掀起学习苏联凯洛夫教育学的高潮,自上而下地传达苏联普希金教授的教育学讲话,大学红领巾教学法,组织大型的观摩课,学习教学中应掌握的原则以及教学过程中必须掌握的几个环节。这些内容,教师都感到很新鲜,学习的积极性很高。初中部的教师在学习后业务水平有所提高,能仿照别人的教学方法,初步运用一些教学环节,虽然开始是机械地运用,但对于提高业务有帮助,对于提高教学质量有好处。

    (三)恢复独立,单开门户。

    ①更名“黄冈一中”。

    1956年秋,湖北省教育厅拟将黄冈中学的高中部、初中部分成两校,以地区命名,连同团风、总路咀两中学按数字排列,称一、二、三、四中。最先是打算将高中部定作一中,在征求意见时,高中部的领导不同意,坚持要定名为黄冈高中,教育厅不同意,经过说服无效,于是教育厅直接将初中部定为黄冈一中,团风中学定为二中,总路咀中学定为三中,高中部定为四中。这样一来,初中部获得了独立,皆大欢喜。高中部却大为哗然,认为是事出意外,难碍接受,派人上教育厅申述己见,请求更换印鉴,不料却遭到教育厅厅长柳野青的一顿训斥,只好将校印悄悄带回。但高中部从未挂四中的招牌,也从未有人知道四中在何处,这是更名的一段插曲。

    ②走马换将,校长易人。

    黄冈中学初中部改称黄冈一中后,校长叶华调走,邓桂芳任校长,这是黄冈地区当时中学中的唯一女校长。当时的党支部书记是刘辉。

    ③规模扩大,人员增多。

    改称黄冈一中后,班级由十二个班发展到十六个班,学生近八百人,教职员工七十余人,这时初中各年级班级相等,但未设高中班。

    ④抓教育方针,抓课堂教学。

    学校独立后的这一段时间,是我国经济发展较快的时期,也是教育形势发展较好的时期,外部的干扰较少,学校的教学,初步能按计划办事,主持学校工作的人,能根据教育工作的特点,学校的特点,按部就班地抓教学业务。这一时期,学校的秩序正常,学生的学习成绩不断上升,这是恢复独立后的良好时期。

    ⑤开展反右派斗争,又是一番局面。

    1957年,反右派斗争的风云弥漫全国,黄冈一中自然也要打破常规,停止教学,投入这一不同寻常的运动。经过一番揪斗之后,在寒假期间,依据当时所谓的指标与标准,划了七个“右派分子”。语文组最突出,七人中就占了四个。第二年开学,语文组简直开不了课。

    ⑥处处冒烟,全校师生闹钢铁。

    1958年秋,全国在大跃进的热浪中掀起了一股大办钢铁的热潮,当时真是村村有土炉,处处在冒烟。黄冈一中的校园内,也有好几处在冒烟。光是大礼堂内就摆开了十几个坩精锅在炼铁。在靠南面公路的山坡上,还开了两孔炼焦窑,日夜腾起浓黑的烟云,颇为壮观。这一学期,老师带着初中的娃娃们,忽而上山采矿石,忽而到江边搬煤炭,有时半夜集合哨子一响,要老师带学生上山抢观音土。教学全部停顿了,但又不愿说停课办钢铁,于是聪明的人士摸索了一套多快好省的教学法。因为什么都可以多快好省,教学为什么不能多快好省呢?这种方法叫作“单科突进”,就是要上语文课就成天教语文,一连几天突击教完,上地理和数学也是如此。这样一来,有的老师一连讲六节课,还要加夜班。这种突击教学时间,多半安排在劳动后的休息日,这就是所谓的“劳逸结合”。通过这样的突击,课程的进度确实快,一本书几天可教完,的确是“多快好省”。可是老师累得精疲力尽,几乎晕倒,学生听课则摸不着头脑,如堕五里雾中。一学期这样过去了,统计办钢铁的成绩,数字是等于零,据当时的讲法,这种收获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 ⑦上山下湖,大办农业。

    1959年春,黄冈一中在总结肯定了大闹钢铁的成绩之后,又响应大办农业的号召,上山下湖,支援农业生产。全校老师先带着一批批初中孩子,到路口的东升公社去插秧,连续二十余日,每天只喝三两米的稀粥,许多初中生因累饿而生病,结束时幸好只有一名学生倒地不起。继而又擂响战鼓,挥戈下湖,到血吸虫的重疫区南湖去抢险。由于是抢险,老师领着一批娃娃,成天泡在水里,于是大批学生得了血吸虫的急性感染。省里组织医护人员来抢救,幸好也只死了一个学生。这一学期的教学,就是在这样上山下湖的紧锣密鼓声中度过了。

    ⑧加强力量,领导更人。

    1959年秋,上级教育行政部门为加强学校的领导,提高教育质量,派了一个熟悉业务的同志邵世淳来校任校长兼党支部书记。学校的教学秩序,又逐渐恢复正常,学生又按钟点坐进了教室,老师又按计划走上了讲台,但是这样的景况只是昙花一现。

    ⑨号角声声,绿化荒山修水库。

    1959年的12月初,地委决定要绿化黄州的荒山,将黄州城北面的荒山修成花果山,并在花果山中修一个大水库,美化黄州。发动干部和各校师生大修花果山,大修水库,于是黄州学校的师生都开上了山。当时城区内只有两所中学,加上黄冈师范、黄冈农校、黄冈大学共计五所学校。这五所学校,实际上是整个工地的主力军,因为机关干部只是开工典礼时到了,后来就来的很少,其他单位更是虚有其名。整个工地在黄冈军分区的罗副司令员的领导下,每天四点钟起床吃饭,黎明时分赶到工地,在工地上吃两餐,一直干到天黑收工,有时加班到深夜12点收工。春节只放两天假,但除夕之夜,干到十二点收工,所以许多师生的大年初一是在酣睡中度过的。水库修成了,堤坝巍峨,颇为壮观,但没有水源,从来未装多少水,对灌溉对风景都不起作用,只是在两山之间建起了一座大坝作为通道。而花果山至今已蔚然成林,这是当年的劳绩。

    (四)屡换招牌,四易校名。

    ①定名为“黄冈黄州中学”。

    1960年秋,黄冈一中又奉命改名为“黄冈黄州中学”。这次改名,在人事上、设置上全无任何变动,纯属名称的更换,所以无任何影响,也无任何插曲。

    ②浮夸风,阴魂未散。

    1958年起,教育战线也掀起一股浮夸风,到处办起了红专大学,考棚街上就很有几块红专大学的牌子,如轧面铺门前挂有轧面系,篾铺前挂有编篾系等。这股风到1960年是减弱了些,但在高等学校和普通中学里,仍然阴魂未散,表现在对教学业务的安排,不是按科学规律办事,而是凭主观想象提要求。

    ③批权威,巧立名目。

    当时在教育战线,受了浮夸风的冲击后,仍然余威犹劲。高等学校普遍搞“拔白旗”“插红旗”活动,对一些具有学术权威的老师,统称之为“白旗”而加以拔除。在普通中学里,虽然未明确提出要拔白旗,但当时已开始使用大字报,有的老师遭到大字报的围攻。

    ④换位置,花样翻新。

    当时的高等学校,普遍强调学生编教材,废除原有的教材不用。几十个学生,一人分几页,在几天之内,可以编一大本书,而且居然作为教材,要老师照那样去讲课。普通中学当时未编教材,但当时却到处宣传:某校炊事员上课,比老师讲得好,某校某班学生讲课,比老师讲得好。因为当时有十三、四岁的小姑娘可以到大学讲哲学,当然学生讲课会比老师讲得好。当时的黄州中学虽然未叫炊事员去讲课,但这股风禁不住还是吹进了校园。

    ⑤讲速度,飞马过桥。

    当时普通中学讲课,提倡精讲多练,于是出现了另一种倾向,似乎讲得越少越好,当时宣传,某校某人讲《列宁主义万岁》几万字的文章,只用了一个课时,而且一个课时也不是老师完全讲,这都是让人费解的事。黄州中学虽然没有讲这篇文章,但仍然受这股风的影响。

    ⑥算总账,大吃一惊。

    在经过阵阵热浪的冲击之后,教育行政部门的领导,看出了学校受冲击的影响。1960年的冬天,在各校放寒假之前,要求各校认真清算一下这几年的教学时间。各校领导这时头脑也清醒了许多,认真核算总结一下,发现从1958年以来的教学时间,大大减少,有的学校更为严重,几年累计起来,不及以前一年的教学时间。通过算账,主管教育的领导,自然大吃一惊。可是时间已流逝,是无法挽回的。

    (五)车回旧辙,取消独立用旧名。

    1961年秋,黄州中学作了第五次更名,取消了独立的名称,又与黄冈中学合并,变成了它的初中部。这一年的春天,在算细账发现问题之后,采取了一些补救措施,学生在教室里坐的时间多了一些,老师在黑板面前站的时间也多了些。学校的主要负责人邵世淳也敢于深入课堂,大胆抓教学。

    1961年秋至1963年春,黄州中学虽然名义上未独立,实际上一切是以部为政,人事及教学计划,各行其是。可喜的是,这一段时间,学生学的时间较多,教学质量明显上升,这是继1956年之后出现的又一个黄金时期,但也成了后来文化大革命中批判的重点所谓修正主义泛滥时期。

    这时学校的规模,有十八个班,学生近九百人,教职员工按省重点中学编制达100人以上,这是一个鼎盛时期。

    (六)再度独立,校名更定奏新章。

    ①“黄州中学”名称的确立。

    1963年秋,上级教育行政领导又将黄冈中学的初中部与高中部分开,定名为“www.manbetx788.com ”,将原先的黄冈二字去掉,换上了“湖北省”三个字。这一名称沿用至今未变,这是解放后使用一个校名最长的时期。这时期的校长仍是邵世淳,增加了一名专职党支部书记陈志忠。教职员工由原来的100多人缩减到53人,按当时的班级来算,这个数字的编制仍是够大的。

    ②重起炉灶,肝胆俱全。

    再度独立后,将初中部的学生全部交给黄冈中学,自己重新招生,当年秋季招了两个初中班,一个高中班。班数虽不多,可它已具备一个完全中学的架子,而且有一支经过调整后异常精干的教师队伍,阵容整齐而精力充沛。

    ③起点低,迈步快,名实相符。

    1963年开始招生,到1966年即大动乱之前,黄州中学已发展到有三个高中班,六个初中班的规模,各年级都有,已是一个名实相符的完全中学。这一时期的教学,又开始受到“突出政治”的冲击,一切都要按老三篇办,语文要讲成政治课,变成了大杂烩,各科的内容都叫作具有一定的阶级性,因为这时课堂内外,都要讲阶级、阶级斗争。但是头脑清醒的领导,还能有条不紊地抓教学。1965年春,高中班举行语文公开课,由当时的青年教师黄威风讲方纪的《挥手之间》,地直学校的语文老师来听了课,反映很好,一直认为教材钻的深透。

    (七)十年动乱,变化多端。

    ①冲冲冲,校园乱烘烘。

    a. 工作组进校又离校。

    b. 学生出校串联又返校。

    c. 武斗队带枪游行,各处揪干部。

    d. “臭老九”帽子满园飞,魂飞魄散。文化革命一开始,学校的老师早已被赶下讲台,有的被罚扫地,有的被罚管厕所,什么知识分子统治学校的现象,早已不存在了。这时的老师,终日战战兢兢,惟恐一朝大祸临头。

    e. 参加“11. 1武斗。黄州在1967111,发生一场大型武斗,死伤好些人。黄州中学的武斗队是当时“地直总部”的劲旅,是直接参加的打手。这次武斗,人称作“11. 1武斗。黄州中学的武斗队员,虽然是年轻的学生,但被人煽动利用,成了武斗干将的帮凶。

    f. 图书仪器,抢劫一空。

    黄州中学的武斗队,除了在外面横冲直闯外,还瞄准了校内的图书仪器,于是以扫“四旧”为名,全部扫到校外,有的拿走,有的贱卖,得了钱去大吃大喝。

    g. 枪声乱鸣,校园为墟。

    1968623,黄州的“地直总部”勾结浠水的“革联”进攻黄州的“县总司”。浠水来的武斗队一千多人,进攻黄州,这就是有名的“6. 23武斗。黄州中学的武斗队,是“地直总部”的劲旅,先在城内接应“革联”的武斗队,后来“革联”败了逃跑,“县总司”的武斗队,攻入黄州中学,全校的人都跑光了,“县总司”的武斗队就在黄州中学捞一把,连杀的猪也抬跑了。

    h. 工宣队进校,学生全部放走。学生走了,老师在校搞清理阶级队伍。这时的黄州中学,实际上是没有学生的学校。

    ②再次招生,校园开始有生机。

    1970年财校书记李志钊来黄州中学任党支部书记,邵世淳任校长。这年春季开始招生,共招初中十个班,逐步恢复课堂教学,校园内开始有了生机。

    ③批林批孔,教学受冲击。

    招生后,教学秩序逐步恢复,有的老师上课,还心有余悸,可还是坚持了课堂教学。不料“批林批孔”的风吹进了学校,本来是处于风雨飘摇状态的课堂,这时更岌岌乎殆哉。大字报,满园飞,锣鼓声声,喊声阵阵,原来的“臭老九”,更是惶惶不可终日。这时有人在教师会上横眉怒目,声色俱厉的指斥,大有再来一次横扫之势。黄州中学的弦歌之声,不绝者仅仅如缕。

    ④大创“开门办学”之风。

    “开门办学”的风,到处在吹,黄州中学的校园,自然关不住。这些学生,文化革命期间已经玩够了,刚读了几天书,又要把他们轰出学校,到处去跑。所以只要一开门出去,从准备到结束,一学期就报销了。当时的高中,本来只有两年,第一学年办办农场,下下工厂,一年大约读得一学期的书。第二学年开开门,再办办专业,一学年就叮当光了。这股风刮走了多少宝贵的时间,刮毁了多少人的青春。

    (八)云开雾散,拨乱反正谱新篇。

    ①调整充实领导力量。

    打倒“四人帮”后,调黄冈师专副书记李世渝任黄州中学书记,邵世淳任校长,邓桂芳、崔鹏恩任副校长。

    提拔优秀语文教师黄威风、优秀物理教师周念武、优秀数学教师朱万顺等为教导主任,具体主持教学工作。

    1981年调部队专业干部方子金任黄州中学副书记。

    1982年上级任命黄威风为副校长,调占仲魁来任副校长。

    1984年,上级派考察组来校考察一段时间后,对黄州中学的领导班子又进行一次改组。由上级任命李世渝为书记,崔鹏恩为副书记,黄威风为校长,占仲魁、马全胜为副校长,周念武、朱万顺、谭汉清、陈峰为教导主任,李必寅、张立洪为总务主任。邵世淳为顾问,方子金调教院任副院长。

    ②蒸蒸日上,规模空前。

    自恢复正常教学秩序之后,黄州中学年年扩大,规模越来越大,几乎成了超级中学。至1985年有高中、初中三十八个班,共1970名学生,教职员工191人,教师中五级以上教师二十人。校园面积八十五亩,建筑面积共14500平方米,其中教学用房占7200平方米。图书共四万余册,实验室共二十间,设备价值二十万元。

    ③针对学校特点,抓思想,抓教学。

    黄州中学发展猛,规模庞大,人员多,是一特点。高中、初中录取的起分低,省重点的最低分是黄州中学的高分,学生的知识基础不及一般的区级高中,这是特点之二。学生的成绩不好,调皮的学生也就占的比例大,此乃特点之三。发展快,增加的教师也就多,而且大多是青年教师。学校的思想工作、教学工作正是根据这些特点来开展的。正是由于人多,情况复杂,所以学生中出现过流氓分子、盗窃分子,教师中也出现过道德堕落违法乱纪分子,但总的倾向是好的,主流是好的,成绩是肯定的。

    ④积极为四化建设培养人才,为高等学校输送力量。

    黄州中学根据三个面向,积极贯彻教育方针,为四化建设培养了各方面的人才,这几年为高等学校输送的学生,共计有332人,1978年、1979年、1980年、1984年每届毕业生升入高等学校均在50人以上。

    ⑤担任社会工作的教师和模范教师。

    1979年刘道中被选为省人大代表。

    1980年刘道中当选为黄冈县人大代表。

    1981年王崇实被高教部、国家出版局定为《汉语大字典》编辑委员会委员。

    1982年王崇实当选为黄冈县政协首届委员。

    1983年何国健被评为全省中学模范教师。

    1984年刘道中当选为鄂州市人大代表,并被选为常委。

    1984年王崇实当选为黄冈县政协二届委员。